您当前位置:首页 >综合新闻>今日头条

王浩出任西安市委书记,将如何主政它的未来?

作者:杨春芳来源: 中国西商网2019-09-03 18:32:44 阅读:148

      空缺190天后,西安迎来了新的市委书记。



      过去几年以来,西安人从来未如今日般,期待这位新的市委书记。


      9月3日下午,西安市召开全市干部大会,宣布任命。中央批准,王浩同志任陕西省委委员、常委,西安市委书记。他此前的职务为河北省委常委、唐山市委书记。


      从河北赴陕,这是王浩人生中的第二次跨省转岗。而这座城市的市民,在等待了半年之后,也在期待着他将带来的新变化。


作为十三朝古都、我国第九座国家中心城市,西安深厚的历史文化和辉煌过去,让这座城市的市民对“重新崛起”有着一种极度渴望。



      正如本土作家高建群所说:“西安将重塑辉煌,它有一千条理由这样做,而没有一条理由不这样做。”


新官上任的王浩会为西安带来哪些新思路、新成就、新方向,将在随后数年内缓缓展开。不过,从他的过往风格中,西安未来的变化或可管窥些许。




      王浩从河北而来,但他却是山东人,仕途的起步也是从山东开始。


      1963年出生的王浩,是山东单县人。单县隶属于牡丹之乡菏泽,位苏鲁豫皖四省交界之地。地图上,这里是行政区划的边缘;但位于华北平原腹地的这块土地,从古自今都是热闹的舞台——不缺名人。


      恢复高考的第二年,菏泽师专升级为普通高等师范专科学校。再两年,王浩入学,在该校政治系政治专业求学。



      按说改革开放初期,即使是专科毕业,也是极为抢手的。但在两年后,1982年7月,将要踏入20岁的王浩毕业之后,却直接回到了老家,成为单县李半庄乡团委的一名干事。


      这是王浩仕途的起步。


      在那个时代,不错的学历背景,从乡级团委起步,不断进取,基层扎根多年。


      两年后,王浩“几乎”是连升两级:先出任李半庄乡团委书记,仅两个月,即任单县团委副书记。再两年,1986年8月,王浩出任单县单镇党委副书记,半年后同时担任镇长一职。彼时,王浩24岁。


      八十年代官方在选拔用人方面,年青有文化是提拔考虑的重点。四年多时间,从乡团委干事,到镇党委副书记、镇长,也是倾心做事之人。


      此后,王浩的仕途进入了严格的“标准化流程”,从1987年开始,约3年左右调动一次。从单城镇党委副书记、党委书记,到邻县曹县宣传部部长(县委常委),再到菏泽体委主任、菏泽市市长……菏泽市委常委、市委副书记,历近10个职位。


      2010年,47岁的王浩在入仕28年后,他从菏泽平调滨州,任市委副书记,仕途生涯才第一次离开家乡。


      岁月似乎非常漫长。如果不是后来开始执政一方,在此时回望,菏泽将会是王浩仕途生涯的主要标签。但两年后,当王浩从滨州市委副书记离任时,他的仕途又开启了新一段“快车道”。


      2012年9月,王浩出任山东省委副秘书长、省信访局局长;一年半后,任民政厅党组书记;再一年,2015年2月,王浩空降淄博,出任市委书记,由此开始开始执掌一方之地。


      52岁之时主政地级市,恐怕很少有人能估算到,他的仕途空间还会更为广阔。


      两年零三个月后,2017年4月,王浩调任山东经济第二强市烟台市委书记,随后入选山东省委常委;不足8个月,他即迎来人生第一次跨省转岗,出任河北省委常委、唐山市委书记;再一年九个月,来到陕西省会西安,主政这一历史文化古都,全国九大中心城市之一。


      人生之起伏或可把控,仕途之缓急,却往往出人意料。



      2年3个月淄博、1年9个月唐山,哪怕是他仅主政不足8个月的烟台,在他离任时,地方论坛都有一片惋惜之声。


      能留下如此的官声,殊为不易。


      回望其主政期间菏泽与唐山期间,经济方面颇有圈点之处(烟台时间太短,不做考察)。



      淄博是山东的老牌工业城市,即使近几年GDP排名仅位列4、5位,但凭借深厚的积淀,一直是山东第三城的有利争夺者。


      事实上,2015年2月王浩到任时,淄博的GDP增长率已多年出现连续下滑。到任当年,淄博GDP增速创下新低,下滑到7.1%。次年,淄博GDP爬升到7.7%。2017年4月离任,当年GDP增长率为7.4%。


      唐山,在紧邻京、津,人口793.58万人,全省排名第四,但经济上却一直是超越省会石家庄的河北最强极。不过产业结构严重依赖钢铁,被网友戏曰:世界钢产量第一中国,第二河北,第三唐山。


      2018年是王浩唐山任期内的唯一一个完整工作年。该年唐山GDP增速6.5%,与前一年齐平;但2019年上半年,唐山GDP增速跃升到7.5%,远高于年初预计的6%-6.5%。


      单纯凭借上述经济数据,显然无法为王浩赢得如此官声。


      事实上,老百姓很简单,他们对一届主官的评价,仅在于能否给予这座城市以希望——未来美好生活的希望。


      什么样的主官能带来这种希望?


      经济方面,能为城市指明发展思路,并不断砥砺前行;民生方面,能倾听民众的声音,解决老百姓身边的问题;干部方面,能锻造一支高效、廉洁、讲服务的队伍,强化外埠资本对地方政府的信心;如果再具有创见性,同时增加与民间互动,对新事物可领风气之先,那么就很容易赢得治下民众的口碑。


      2015年后的北方众多城市,均面临产业质量偏低,产出严重过剩的问题。这也是此后供给侧改革的由来。优化产业结构,提升经济质量,实现产业转型,这是王浩主政时期淄博和唐山在经济上面临的主要问题。


      事实上,去产能,现在仍然是唐山每年的重要工作之一。


      与此同时,几十年的高速发展,中国几乎所有的城市,从规划到建设都留下了一堆大大小小的问题,比如污染、交通、教育等等。这些问题经过不断积累,对人民生活已经产生了不小的影响。


      这已经不是一个仅凭亮眼的GDP就能赢得民心的时代。市民需要获得感和幸福感。


      王浩主政三城之时,有三点非常让人印象:其一是对环保的强调;其二是执行力的强硬要求,其三是对基层调研的重视。



      有观察文章认为,王浩主政下,环境保护和产业转型升级有着一体两面的关系。



      事实也确实如此。现阶段,落后产能是我国污染问题的重要根源。产业转型升级,即是淘汰落后产能,也是在去污染,提升经济质量。同时,新兴产业对人才和环境提出了新的更高的要求。环境恶化,会严重城削弱城市对高端人才及新兴产业的吸引力。这也是“两山”理论的深意之所在。


      可惜,多数时候,一些城市的舵手,未能看清这层关系。


      主政淄博期间,王浩将生态环保几乎提高到“市策”的高度,相关发言常见词汇是:坚定不移,壮士断腕、决战决胜……


      期间,“书记的早餐”是比较有知名度的一个事例。


      2016年6月4日一大早,淄博市环保局局长及各区县“一把手”就被王浩请去吃早餐。


      书记请“吃早餐”,多半不会舒舒服服。各位“一把手”先是领到辖区内环境问题的清单。随后,王浩发言,针对上述问题,要求对环保“不达标”的行业及企业实行“一律依法停产整治”的“九个一律”。


      其在城市治理方面,颇有些风格。


      唐山期间仅看一组数据就可以管窥其行:2018年,唐山“共排查散乱污企业5923家、取缔拆除4498家”。


      铁腕治理下,效果也颇为显著。


      2016年,淄博全年空气质量良好天数比上年增加40天,“蓝天白云,繁星闪烁”天数同比增加60天,PM2.5年均浓度降低15.9%。2018年,唐山全年PM2.5平均浓度同比下降9.1%,达优天数增加11天,重度污染以上天数减少17天。


      执行力这一概念,西安市民早已不陌生。对于其效果及意义,过去两年的“西安铁军”建设已让大家耳熟能详。但王浩在对行政体系执行力锻造上也是风格鲜明。


      2018年春节刚过,唐山市政府网站即公布了该年度“十项重点工作”,不出所料,第一项就是生态环境保护。但让人咂舌的是,仅该项工作,文件内容就达15000余字,4个大项下细分出100个小项,部分内容甚至有进一步分解。


      与工作规划同时发布的,还有下辖区县、开发区的19份责任状。此后,逐月考核,形成通报文件,并对完成情况及存在的问题每月公布。


      以明确的目标倒逼执行,以考核传导压力,政务体系并不鲜见。但能将其公之于众,确需魄力。


      至于基层考察,几乎是每个新到任的主官必备的行程。但王浩考察行动之密集,未来大家可以慢慢领略。



      最后回到西安。


      林毅夫以比较优势为核心的新结构经济学,虽然在学术领域还存在不少争议,但建构城市的相对优势,在新一轮经济变革中锻造城市的核心竞争力,几乎成为中国城市发展的共识。



      过去一个月,国内城市最大的新闻是,深圳被赋予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的重任。深圳发展的40年,就是不断依赖此前的比较优势,锻造自身新的优势,通过不断积累、创新、改革,继而一步步成为超越广州、香港的奇迹。


      但回看西安这四十年,相较其它城市的比较优势是在不断被削弱的。当我们谈起西安的未来时,能有提到的核心词汇十几年不变:深厚的历史文化资源、全国领先的科教研发优势以及西北龙头的地理位置。


      所有比较优势中,地理位置虽然最不可被取代。但现代经济对地理位置的要求越来越低。十年前,谁能想到贵州会成为大数据强省?即使严重依赖地理的交通运输,以重庆、南宁为核心的西部陆海大通道,将不可避免对西安作为丝路经济带核心区的枢纽功能带来削弱和冲击。


      历史文化资源具有全球公共性。《功夫熊猫》赚钱的是美国;《长安十二时辰》的出现同样与西安没有多大关系。不能只醉心于电视剧火热后,因游客暴增多销售的那几碗水盆羊肉和火晶柿子。


      西安坐拥的60多所高校,上千所科研机构,本是未来经济发展需求度最高的资源。相较而言,目前西安的高校及研发优势,与十年前,二十年前,已并没有那么显著。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即在科研成果的本地转化,以校城融合的推进。


      受此影响,西安空有“硬科技之都”的桂冠,但在近两年,如何让“硬科技之都”的内涵得以充实,以其宣传的影响力,带动产业发展,依托硬科技实现新经济的真正崛起,依旧没有一条明晰的路径。


      上述诸多优势,虽然被在被不断削弱,于北上广深以外的所有城市而言,依旧是绝好的一幅牌面。这是这副牌在过去,升级转化并不是很好,并未从要素优势转化成为产业优势。


      对王浩来说,西安必然是个更大的舞台。


      在这个舞台上,首要面对的是产业体系的转型升级,这方面他已有丰富的经验。其次将是上述牌面如何“打好”,充分发挥西安在国家战略中的占位,提升城市的整体竞争实力,这也是外界倍加关注的。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阅读
分享到:

更多资讯,请关注中国西商网 www.zhongguoxishang.cn
Copyright © 2019-2020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西商网 版权所有 陕ICP备19010119号